回目录

编造和传播伟人名言果然有益无害吗?

在刚过去的所谓520全民示爱日,一些狗粮满天飞,更有一句编造的周总理情话“我一生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唯有你,我希望有来生”屡屡刷屏。

编造和传播貌似正确的伟人名言,至少从以下几个方面看,害处是不小的。

第一,编造者和传播者认为的正确就真的正确吗?伟人之所以是伟人,伟人名言之所以流传,因为他们站得高看得远,如果伟人们的眼光也就停留在编造者和传播者的水平,伟人还成其为伟人吗?

第二,如果编造的名言与伟人本人的言论产生抵触,会让人无所适从。比如那句“总理情话”。周总理自己明确表示是唯物主义者,编造者凭什么给总理加个例外?

第三,编造的所谓名言,存在被别有用心的人加以利用的可能。或是以伟人的名义夹带自己的私货,或是断章取义,歪曲伟人原意,诸如此类。

第四,编造的所谓名言,被不加辨别地传播后,会被不明真相者误以为是真实的。然而假的终究是假的,有朝一日如果真相被披露,误信者产生失落感还是小事,会不会滋生被欺骗的情绪,进而怀疑伟人本人确实说过的名言的真实性呢?因为一句假冒的还未必正确的所谓名言,而毁了真实,值得吗?

第五,编造伟人名言是对伟人名誉权和著作权的侵害。

也许有人会说,那个“总理情话”其实就是某个电视剧的台词,不必过于认真。文艺作品中出现一些历史上未必真实存在过的对话、情节不是不可以,但是不能与历史人物的形象产生理念上的冲突;同时,传播时应该明确标明,这是台词,以免以讹传讹(比如像永日下面所做的)。就这两点而言,上面那句“总理情话”的传播就做得很不好。



有些人对那句所谓的“总理情话”津津乐道,说到底可能是因为那句话给某些人的小资情结制造了借口,提供了慰藉。如果在那个时代的周总理可以说这样的话,现在的我们,生于安逸,死于娱乐,纸醉金迷不是更有理由了吗?飞机不是已经不用飞两遍了嘛。

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血来潮,而给你爱戴的伟人形象带来伤害,哪怕这种伤害是未定的,潜在的,甚至是出于善意的。

最后说一个例外,著名的《周总理遗言》,具体不展开了,大家自己点击去论坛看吧。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