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嗟来之食与睡来之位

有消息说,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顾国明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为了坦白从宽,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顾国明主动招供约32个女下属被自己潜规则。此事被某大学EMBA校友会理事、上海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怒斥。

同样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理事、董事长怒斥的不是顾行长的违法乱纪和对下属的潜规则,居然是怒斥他为什么要说出来。这个董事长振振有词地说“做男人一点勇气都没有,两厢情愿睡了那么多女人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讲出来,你让这几十个女人怎么见人,怎么面对家庭、孩子和朋友同事?”

我不知道有多少官员是默默无闻地潜规则了一堆两厢情愿的女人,同时又发扬做男人的勇气,全力维护被潜规则者的尊严、她们家庭的完整和在孩子、朋友同事前的脸面。没根据的事儿,不能乱说,但是现在社会上一些有权有势的人,真的是如此没有道德底线的吗?

既然是潜规则,那自然是存在交易的,那些被潜规则者,作为交易人,就真的需要这个董事长如此维护?有媒体甚至披露(真实性有待验证):
在这个分行里面有好几个情人,这些情人之间不但互相知道,甚至有时候还会争风吃醋。据说有位还把两人单独出去旅行的照片设置为单位电脑的屏保,以此为荣耀武威……一直到某天大老婆闹到单位门口,毕竟银行也算是体制企业,对名声还是看中的。于是这些情人们被调离分行去了不同的支行,当然是明升暗贬的方式,在支行挂一个副职养着。
这种“睡来之位”让我想起了“嗟来之食”(见《礼记 檀弓下》):
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有饿者蒙袂辑屦,贸贸然来。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扬其目而视之,曰:“予惟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终不食而死。
曾子闻之,曰:“微与!其嗟与,可去,其谢也,可食。”
白话文翻译为:
齐国出现了严重的饥荒。黔敖在路边准备好饭食,以供路过饥饿的人来吃。有个饥饿的人用衣袖蒙着脸,脚步拖拉,两眼昏昏无神地走来。黔敖左手端着食物,右手端着汤,说道:“喂!来吃吧!”那个饥民抬起头看着他,说:“我正因为不吃别人施舍的食物,才落得这个地步!”黔敖追上前去向他道歉,他仍然不吃,最终饿死了。
曾子听到这件事后说:“恐怕不用这样吧!黔敖无礼呼唤时,当然可以拒绝,但他道歉之后,仍然可以去吃。”
面对生死,这位古人选择了尊严。倘若真如媒体披露的,那些获得睡来之位的被潜规则者,值得我们去顾及他们的所谓“女性尊严”吗?我不提倡公布她们的姓名、肖像之类的庸俗行为(更不屑于像某些人那样津津乐道于什么绿帽子之类的低级趣味),但是,我们首先应该谴责的难道不是官员们的那些违法乱纪行为和获得实际利益的这些行为的帮凶们?

这个社会中部分人道德的沦丧,羞耻感的丧失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如果一些看似过火的行为能够多多少少唤起他们和他们的模仿者、追随者们的仅存的一丝羞耻心和危机感,恐怕不全是坏事吧。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