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关于毛周时代也有贪官的思考

有同学对我说,改革开放前也有贪官,也有不正之风。

对这一点,我从不否认,要不我们今天就不用那么怀念周恩来总理了,虽然我对那个曾经的群体依然是充满敬意的。

过去有贪官,不是现在有贪官的理由。针对有同学以外国也有妓女和卖淫来为中国大陆的色情现象开脱,我曾经说过:“我们不是社会主义吗?不是说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吗?如果因为国外有的丑恶,我们中国也该有,那叫比烂。”因为过去有贪官来为现在有贪官开脱,也是同理。

更大的问题还不在于过去有贪官,现在也有贪官,也不在于现在的贪官比例比过去大,贪得比过去多,级别比过去高,虽然这些也都是量变到质变的体现。真正让人心寒的在于人们善恶观的巨大改变。

曾经,不管是贪污,受贿,还是道德败坏,哪怕是走后门(现在大概已经没有这个词汇了),都是被认为是丑陋的,上不了台面的,会受到谴责。现在呢?对于出现的种种丑恶现象宽宏大量,称之为“人性”,“学费”,还有人说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更可笑的,有些人还见不得对这种丑恶的揭露,也不知道是见怪不怪了呢,还是想给自己的同流合污留一条后路。

贴一段总理的话。



注意其中的“甚至”两个字,可见在当时,在总理看来,干部“走后门,特殊化”就已经是很严重的错误。现在呢?恐怕比这个严重的错误和罪恶比比皆是吧。现在“走后门,特殊化”还会“引起群众公愤”吗?

面对邪恶熟视无睹,为之开脱,甚至企盼着有机会加入其中,故而有了六岁孩子立志长大当贪官的雄心壮志,这才是真正可悲的!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