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关于某人不该是13岁女孩的分析报告

前几天一直有人指责我不应该用鲁迅先生的某一句语录回应一个13岁女孩的话。我觉得那人不该是13岁女孩。

我们看一下事情的经过。

那天我分享了《周恩来最后600天》音频的打包文件之后,还想再分享一套《百年恩来》的MP3音频版,晓宇说音频就算了,我并不气馁,想以真情感动大家,就告诉大家那是我当年用了很原始的办法制作出来的,还说晓宇当年还小,至少还不知道抢永日的被子。

关于我说晓宇抢被子,你可以理解为永日和晓宇之间的玩笑,也可以理解为晓宇和永日之间深厚的革命感情,毕竟当晓宇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缠着永日要求加入研会。当年周总理和朱老总之间一条旧毛毯送来送去的,永日和晓宇分享分享被子也很正常啊。大家也可以有其他猜想,只要这种猜想是积极的,向上的,至少不是恶意的。

但是,那个所谓13岁的女孩是怎样的呢?放着前后那么多关于总理资料下载的对话不予理睬,她单挑出我那句关于被子的话来回复说“永日啊,你长什么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谁会想跟你目垂?那人怕是脑子进了吧?”。我还在猜测什么是“目垂”呢,又看到她在收到晓宇“发言要文明…”的警告后,不打自招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都给拆开的了嘛”。原来“目垂”是个拆开的字。这起码说明了四点:

1. 她明知她上面那句话是不文明的。
2. 她明知的这种不文明不是来自于她刻薄地说永日长什么样,也不是来自于她无礼地说别人脑子进什么,而恰恰是来自那个拆开的“目垂”。
3. 在发表不文明语言之前,她已经未雨绸缪,驾轻就熟地通过拆字进行了规避。
4. 分析她那句话的前后,不难看出那个拆开的“目垂”和“长什么样”的关系,那就不仅是不文明,简直就是龌蹉了

再联系到她不止一次说到“马叉虫”,我想这应该也是那个拆字伎俩,她要表达的是另一个字吧。如此轻车熟路,再加上出自她口中的不雅文字,你们说,这会是一个13岁的女孩?

刚看到一篇《日本培养野狼,我们培养娘炮,未来战争我们拿什么打赢》,文中提到某小鲜肉的粉丝们不知羞耻的言行,与其何其相似,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这个所谓13岁的女孩更为老练,更能伪装,防患于未然。我不相信这么一个手段老到,心思龌蹉的人是一个13岁的女孩。


当然,如果经过改革开放后,中国女孩迅速成长,永日不幸分析错了,她还真是一个13岁女孩的话,那还希望广大同学能够不吝赐教,伸出援手,帮助永日与时俱进,改变观念,力争做到与时代接轨。

谢谢大家。

又及,此人后来在群中说了一句话“同群12年,……”。虽然我不知道她与谁同群了12年,但是无疑,一个一岁的孩子是不会入群的,这也进一步印证了永日的判断,她不会是一个13岁女孩。至于是不是半老徐娘装嫩什么的,我就不加猜测或分析了,也提醒受骗上当的群友警醒了。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