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

关于是否撰写《关于惜恩不该是18岁小鲜肉的分析报告》的分析报告

昨天,惜恩看到群里在热烈讨论我写的《关于某人不该是13岁女孩的分析报告》(点击这里阅读,以下简称《13岁》),羡慕地表示:“不知道有没有荣幸给我也写篇《关于惜恩不该是18岁小鲜肉的分析报告》,也给我写篇吧,荣幸之至啊。”经认真考虑,现将研究结果向大家报告如下:

1. 关于荣幸
惜恩说“不知道有没有荣幸给我也写篇”,结合上下文,包括联想到惜恩曾经说过的“求上禁言第四篇”,我理解惜恩想表达的是如果给他写一篇,他感到荣幸。不过惜恩这里的遣词可能有问题,字面上理解,会被认为是说写的人荣幸。不管惜恩想表达哪一种吧,我声明,我写《13岁》的时候一点儿没感到荣幸,有的是对社会出现这种道德沦丧现象的痛心和对群内一些人受骗上当以为那人是13岁的惋惜。至于那个号称13岁女孩在看了之后是不是感到荣幸,我就不知道了。

2. 关于小鲜肉
提醒一下,现当下,年纪轻,颜值高已经不再是小鲜肉的充分条件了,就像《13岁》中贴的那张图中显示的,难道惜恩有一帮粉丝围着发出那种厚颜无耻的铿锵誓言和万丈豪情吗?如果没有的话,劝惜恩还是趁早死了那份儿心,别老是想着和小鲜肉挂钩了。永日就曾说过,周总理不当小鲜肉已经很久很久了。

3. 关于报告的实际意义
写《13岁》的原因是在于群里有人以为某人是13岁女孩,还以此为由指责永日;那个所谓的13岁女孩更是大言不惭地叫嚣“全身都是免死金牌”。而惜恩是18岁,或者36岁,或者54岁,对他的行为有影响吗?好像没有吧。既然没影响,分析惜恩是不是18岁小鲜肉有什么实际需求和意义呢?有那时间,还不如多上上“周恩来论坛”学习学习呢。

谢谢大家。


回目录